×
聯絡
使用條款
合作夥伴
影片
文章
關於
首頁

【世界並不遙遠 | 專訪廖芸婕】

2017 年 12 月 6 日 /

921:記者路始

自由記者廖芸婕從小就想做救人的工作,但直到目睹921大地震之前,她並沒有將記者列入選擇。

「我喜歡可以救人的工作,我覺得那可以快速帶來成就感。」她以為自己會成為醫生、警察或消防員,卻在921大地震中一邊目睹現場慘況,一邊聽聞電視播報著「零災情」的訊息。原來是消防系統已經崩擴,道路不通,資訊全然堵塞,災情無法及時地被傳達。這樣衝擊性的經驗讓她體會到「記者須在第一時間進入現場,告訴大家目前狀況怎麼樣,又要怎麼幫。」

就此她開啟通往記者的道路,從政大新聞系畢業後,在蘋果日報待了兩年,最後成為自由撰稿記者。或許是啟發她的事件如此震撼,又或是她發覺記者做到極致時,必然需要面對危急的狀況,她走向邊境,走向戰地,報導不為人知的故事。

 

報導:填補空缺

「我想要去填補空缺,無論是撰寫報導專欄,無論是站在哪個位置,我都想去填補空缺。」

廖芸婕所撰寫的題目,多是環繞著自由、話語權以及對家園的想像。平時即有在關注時事的廖芸婕,並不會設定一個明確的報導主題才開始行動。在一頭栽入現場前,她會大量搜索資料,發掘那些少有人在關注或追蹤的故事。經過長期觀察,當她覺得時間到了,自己應該寫得出來,便會「到現場去看一看」。

「畢竟,世界也未必是以一個有脈絡可循的樣貌呈現。」

 

下筆:關於刺激

科班出身的廖芸婕,擁有快速產製新聞的能力。但在產出新聞的過程,最花時間的反而是查證。而她作為自由撰稿記者,相較於一般報社記者有更多時間去產製更為真實的新聞。曾聽見有位記者說:「如果要我在正義與真實間做選擇,我會選擇真實。」至今印象深刻。

在撰寫的過程中,她最在意如何刺激聽眾。「我希望讀者能在故事產生連結,這對我來說很重要。」即便只是使讀者心中浮現一個問號,她也希望可以透過報導,使原本對此不感興趣的人能有所感觸,進而開始關注事件。

至於如何達到刺激、如何貼近報導中的主體──有故事的人們,廖芸婕說「必須把自己當成一無所知」。不是帶著預設的問題進入,而是丟掉自己視角,接近一個很好奇的人,感受他的日常,陪他走過一段人生。當她離開現場,切換為記者腳色,仍難以避免從自己的立場審視事件。「這是個有點人格分裂的過程。」她形容。

迴游:看見臺灣

在成為自由記者前一年,廖芸婕曾當過背包客,她發現自己無論身處何處,都會不自覺地想起臺灣。她希望可以透過在報導中寫出臺灣與國際的連結,可以使臺灣多關注國際議題。

「我意識到人們在接收資訊的時候,把自己和他者分的很開的這種差距。」但或許我們都來自同一種人性,距離並沒有想像中那般遙遠。當我們替敘利亞難民的死亡感到惋惜時,其實臺灣許多角落也存在著承受不友善待遇的外來移民。或許人們能多關心自己之外的他者,感受這之間的連結。

而廖芸婕有逐漸看到改變。比如臺灣的報導形式與手法;比如有些人因為優質報導而想踏上記者這條路,去感受原本不想接近的故事、傾聽各種聲音;比如有更多願意去懷疑的人,即便臺灣的教育培養出一批批不甚有批判性的聽眾。

她希望未來能見到更多發掘故事的人,使各種觀點皆能被呈現。「透過各種視角,盡可能避免讓這個世界走向極端。」

 

未來:故事未完

目前廖芸婕手中仍在關注的議題有三個。

其一是美國的Burning Man,一個由世界各地創作者所匯集成的盛大藝術祭典。「這個每年只在沙漠中出現一兩個禮拜的社區,我想知道這群人到底在追求什麼?他們在裡面產生什麼聯結?又要如何回歸現實生活?」

其二是巴勒斯坦,一個早上是婚禮,下午是喪禮的地方。巴勒斯坦長期受制於以色列,政治與經濟上節節節敗退,話語權與自由也備受影響。除了軍事行動、抗議絕食,是否存在其他突破封鎖的方式?

其三是臺灣的街友問題,她發現如今的報導多集中在如何解決問題,使的大眾對街友的同情似乎有氾濫的趨勢,有時反而使街友選擇回到街頭繼續流浪。透過街友所分享的故事,她想探索街友是否真的不一樣?街友究竟是必須被解決的社會問題?還是公共空間太不友善?「我想討論在街頭流浪的自由。」

自由記者是廖芸婕救人夢想的熟成,國際新聞是她連接臺灣與世界的方式。只要能留下刺激,便能期待在未來產生影響,多一個說故事的人,讓世界多一種相限之外的視野。

您在來到網站
秒的時候
查看了聯絡信箱。
疑難雜症:tedxntu01@gmail.com
合作贊助:tedxnattaiwanu.pr@gmail.com
Bitnam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