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聯絡
使用條款
合作夥伴
影片
文章
關於
首頁

【我們只是一群「願意」的人|葉文宏】

2018 年 5 月 4 日 /


葉文宏是點點善的召集人,點點善致力於「讓公益融入生活,讓所謂弱勢不再存在」。點點善就是一點點好的事情 —— 如果細心留意,就能在世大運紀念商品、台北燈節、文博會或是街賣者的籃子中看見點點善與大孩子共創的設計商品。他曾在2016/12獲選2016 Taiwan Design BEST100 「社會關懷/友善環境」獎項 ,從商業背景走入社會設計,相信提出創新的可能解法, 從創意中翻轉既有的印象,開啟社會再議題對話的契機。
「禮拜一跟孩子畫畫,禮拜二和視障兒創作,禮拜三可以跟部落手創,禮拜四跟街賣者一起去街邊看看這個世界,禮拜五回公司開會。這種工作你想不想要?」
發現被隱藏的天賦

故事的開頭是這樣的,「2016年時,台北舉辦了世界設計之都,2015年籌備期間有許多相關的工作營,我們有一位夥伴就參與了與心智受限的大孩子們(俗稱喜憨兒)的創作,發現他們的線條蠻有趣的,於是就拿來做一些圖像上面的應用,一開始和企業提案,有一些企業也有興趣使用,但是後來發現,這件事情就只是一次性的,沒辦法展延開來。於是我們就在思索,是不是可以透過商業模式,讓他變成持續性的一件事情。」
有了這樣的初衷之後,在2016年時,葉文宏就與夥伴一同成立了點點善,「點點善就是一點點好的事情,點點就是一個累積、一個嘗試,翻成英文時我們就將它串在一起翻譯成agoood,中間有三個o分別代表了消費者、企業和社會中相對弱勢的團體。而這裡面沒有點點善的原因,是因為點點善只是一個在架構這個舞台的團隊,致力於讓在這舞台上的三方能夠表演,成為好的劇碼,讓大家喜愛,我們自詡自己是一個建構舞台的角色。」
我們在做的是「生活教育」

點點善實行了許多的專案計畫,包含了和大孩子共同創作的「翻轉天賦」,和街頭販賣者合作銷售大孩子創作的「天賦城市」,和偏鄉部落朋友們共同手創的「時代部落」,還有與視障者共同作畫的「微光計畫」。
而這些計畫的起因動念,就來自「當你在看每一個人的時候是否是平衡的,或是去好奇每個人他有什麼特質或特色。」因為每一個人都有他的價值,當你覺得每一個人都有他的價值時,你就會試著去找他的優點;但是如果你覺得一個人沒有價值,一開始就將他貼了一個標籤「他是弱勢,沒有價值」,那麽我們可能就不會去挖掘他的這些優勢。
「如果公益這件事不僅是幫助與施捨,而是將公益融入生活,讓所謂弱勢不再存在。」是一進到點點善官網,就映入眼簾的一句話。當我們問起這句話的涵義時,葉文宏與我們分享「想像一下,如果他賣的東西是這些大孩子的東西,是不是就可以不一樣,他不再是需要別人幫忙的人,而是可以幫忙別人創作的人,他可以很驕傲地和別人說:『來,你來看看這些孩子的創作』,而不是低著頭請別人幫忙買東西。這些生活經驗好像就有些堆疊,天賦城市的計畫就這樣因應而生。希望街賣者們不再是需要別人的幫忙,而是我們需要他們的服務,甚至可以透過教育訓練,改變形象,讓街賣者更懂得怎麼把孩子的東西讓大家看到!」
這是一場既真實又透明的實驗

這次「天賦城市」的計畫,在募資平台上集資,有七百多人響應捐款,「我們將點點善在做的事歸納出三個要點,第一是「真實性」,我們在做的事是不是真實的,我有沒有過度包裝他,那些人有沒有真的那麼可憐,我有沒有因為行銷而去加重這些情況。第二個是我們這是一場「實驗」,我不會告訴群眾這是唯一的解法,而是一場實驗,你如果願意參與其中,那我們就一起來試看看。另外一個就是要「透明」,點點善的財務一直都是在網路上公開透明的,這次的集資也是,我們這些錢被拿去做什麼事情,都讓大家知道。台灣的社會其實是很多元的,不要告訴大家弱勢者有多可憐,而是要告訴他們你到底想怎麼做,群眾是會支持的。在多次活動的經驗當中,我們也理解到其實在與社會相對弱勢的人之間交流時,不是捐多少錢的問題,重點是你解決了多少事。」
而在這些實驗中,我們特別好奇關於和大孩子一起創作的過程,葉文宏和我們分享:「一開始當我們陪伴的孩子數量到達4、50人時,有人提出建議,是不是只要挑出其中最會畫畫的4、5個帶領就好,在老師、志工的人力上都會比較輕鬆。我就在思索,我是要將這些孩子培育到什麼程度,是藝術家、創作家、手繪師,還是他只要從畫畫當中能學到生活就好了,最終我們團隊的決定是,不特別挑出會畫畫的培育,而是如果他想畫畫,那就大家一起畫畫,我們認為他們是很棒的手繪師,他只要從畫化的過程中,得到一些生活的成長就好了!大孩子畫完之後,設計師會幫他們重新排列組合,重新上色,將他們變成商品的內容。我想我們一直都還在嘗試,但就像我剛才說的,這是一場實驗,實驗哪有人誰說哪件事情是對的,在還沒有驗證之前,哪有什麼事情是對的。」
人人都是設計師

拍攝 ⟪美麗台灣⟫ 的曲全立導演曾說,他覺得自己在做的事是傻瓜做的事,而台灣需要很多傻瓜,但葉文宏覺得點點善並不傻,只是有很多想像,因為很熱情的想要做這件事,所以盡力的去產生一個系統,成為一個循環,這樣才能夠永續的執行下去。
「我覺得每一個人都可以做社會設計,只要你對一件事情有想法,都可以去做。至於它有什麼不一樣,它就是生活。」
「我們不是特別有創意,而是我們會發現每個人的特色,我們發現生活跟人的交流。如果你對每個人都有滿滿的創意的話,生活應該就會不一樣吧!人人都可以是設計師,設計好像不再只被侷限在一個框架之中了。」
在社會中開啟對話其實並不難,最重要的就是——「看見和欣賞。你要去欣賞每一個人,這是很重要的。有些人看到其他人,就會先辨別他的好壞,好像每個人的人生,在生活上每件事都是是非題,只有好與壞兩個選擇。但是如果有機會在面對人生的時候,沒有選擇,都是「yes」,都是我很喜歡的事。」
「那你會怎麼看待這個世界?你就只能用欣賞的眼光去看待了!你如果願意欣賞,很多事情就會發生。」

您在來到網站
秒的時候
查看了聯絡信箱。
疑難雜症:tedxntu01@gmail.com
合作贊助:tedxnattaiwanu.pr@gmail.com
Bitnami